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愿你今生无长情小说阅读

2020-12-08 19:53:45 sanjoe.cn

木子秦牧扬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愿你今生无长情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我以为我妈打电话时祝我生日快乐的,没想到不是,心里有些失落,但是也不是特别的失落,毕竟自从我妈跟了秦叔叔后。

《愿你今生无长情》精选:

我以为我妈打电话时祝我生日快乐的,没想到不是,心里有些失落,但是也不是特别的失落,毕竟自从我妈跟了秦叔叔后,心里眼里都是秦叔叔,根本就顾不上我这个亲身女儿了。

我妈年轻时是个大美人,即使现在老了四十多岁快五十了,也还是个风韵犹存的大美人,只是美人在美,说白了还是老了,秦叔叔不到六十岁的年纪,有钱有势,心思活了想找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这也不是什么好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事情。

我以前就担心过,如果哪天秦叔叔不要我妈了,我妈该怎么办,她是那么的爱秦叔叔,那么的在乎秦夫人的这个身份,即使她名不正言不顺,更没有人将她当做秦夫人,可是她还是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就是秦夫人,死了都是要埋在秦家祖坟的。

我有时候觉得我母亲有种迷之自信。

我对着电话很头疼不知道该跟我妈说什么好了。

我迟迟没有开口说话我妈妈不高兴了,对着手机口气不善:“木子,你有没有听妈妈说话啊!”

我抚着自己发疼的额头很无奈的开口:“听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话刚说完,我妈就在电话里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哭的我头更疼了,人家妈妈都像是个母亲一样保护着小鸡,而我的妈妈倒像是那个小鸡,而我是那个母鸡。

“妈,你能不能别哭了,他在外面有人,你就跟他分开吧!”我说。

我妈听了我的话,哭的更加凶了,在电话里抽噎道:“我这辈子都是你秦叔叔的人,生是你秦叔叔的人,死是你秦叔叔的鬼,我是不会离开秦家的。”

我听到这儿,很想反问她,那我爸呢,你将我爸摆在什么位置。

“妈你都说了,秦叔叔现在在外面有人了,是他不要你了,你在继续在秦家住着有意思吗?别到时候被秦叔叔给赶出去,你脸上更难看。”

我说完我妈那边又开始大哭了,她边哭边说:“你秦叔叔这个没良心的,我伺候了他二十年了,他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他已经让我搬出秦家,他要娶那个小狐狸精过门。”

我妈哭的我不仅头疼还心烦,我忍不住冲她道:“你别哭了行吗,他不要你,你就不能也有点志气也不要他好吗,你过来跟我住吧!”

“不行,我不能离开秦家,我不能让那个小狐狸精进门,木子你帮帮妈妈吧,我求你帮帮妈妈吧,妈妈离开你秦叔叔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我妈突然在手机里大吼道,她哭的歇斯底里的,我有这么一个妈,我想我早晚也会死的。

被气死的。

“我怎么帮你,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帮你,帮着你一起求秦叔叔别不要你吗?妈你都是个奔五张的人了,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啊,你觉得这样现实吗?”

我不是故意打击我妈,这是现实问题,她必须认清。

或是我这样的态度,凉了她的心,她在电话里突然像疯了似的胡言乱语:“木子你还没有一点良心,你就是这样对你的亲身母亲的吗。要不是我,跪着求你秦叔叔将你养在秦家,你这么多年,能在秦家过这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的生活吗?”

我听我妈说,这么多年我在秦家过的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生活,我真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要不是我亲妈,我真想现在就撂下电话,不管她的死活。

“妈,我也跟你说明了,这事儿我帮不了你,我也没处帮,你过来我这边,我养你老。”

我话刚说完,我妈就更激动了,在手机里吼道:“谁要你养我老,我要做那尊贵无比的秦夫人,你要是还当我是你亲妈,你就帮我,让我留在秦家,让你秦叔别娶那个狐狸精进门,你不帮我,妈就死给你看。”

这一刻我是崩溃的,我很想大声儿的哭,我怎么就摊上这么犯贱的一个妈。

“妈,我是谁啊,我凭什么能让秦元东留你在秦家,凭什么让秦元东不娶老婆啊,妈,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我觉得我妈不去当喜剧演员都屈才了,搞笑她真是认真的,丝毫不掺假。

我妈根本就不停我说什么,她就在电话里不断地说:“木子妈知道你有办法,你有办法。你可以去求二少爷,他对你那么好,妈知道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啊,你们互相喜欢,你求他好不好让他劝劝你秦叔叔别不要妈,他肯定会帮你的。”

我没想到我妈竟然知道我喜欢二哥,二哥也喜欢过我,既然她知道,她怎么能做出必须让我回去参加二哥婚礼的事情,这不是在往我鲜血淋淋的伤口上撒盐吗?

呵呵…………

这就是我的母亲。

“妈,不可能。”

我很疲累。

“那我就死给你看。”我妈威胁我说。

我不想在跟她说什么,直接将电话挂断,然后关机。

可能我潜意识里认为,我妈还不至于为一个男人,真的去自杀。

我连澡都没洗,带着脸上的妆倒头就睡,真的很累很累。

半夜的时候,睡了没多长时间,我家门铃一直在响,我起来通过猫眼一看竟然是秦牧森的秘书文瑶。

我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不知道她现在过来是要干什么。

还是带着秦牧森的旨意过来的。

我揉着发硬的眼皮将门打开问道:“文助理,你这么晚了过来有什么事儿吗?”

文瑶很抱歉的朝我笑了笑:“木子真的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我给你打了不少通电话,你都没接,我只能找到你家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这里有份紧急的图纸需要你修改,明早秦总开会要用的。”

文瑶说完就将图纸递给我,我接过一看,是工厂b区的一个地方需要改图,工作量不大,明天一早我也来得及修改下。

“文助理就这些吗?”我问。

文瑶点点头:“是啊,最近秦总脾气不是很好。伴君如伴虎吗,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将工作做好了,他挑不出刺来才行。”

我勉强的对她笑笑:“是啊,真是麻烦你还跑过来送一趟。”

“这是份内之事儿罢了,木子你早点改图纸,改完就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嗯,那好,我就不送你了,这么晚了你注意安全啊!”

李木子走后,我关上门,将图纸扔砸茶几上,继续回卧室睡觉。

早上一早起来改了图纸就洗嗽出门上班,手里还拎着一袋垃圾,扔到我住的那一栋楼的垃圾桶里去。

“这是谁家过生日啊,这蛋糕真是漂亮啊,怎么一点都没动,真浪费,我们捡回家吃吧!”打扫的两个阿姨看着手里的一个包装精美的小蛋糕说道。

我将垃圾扔到垃圾桶里,看了一眼蛋糕,想起自己昨天的生日,连蛋糕都没看到,这是哪家啊这么浪费这么漂亮的蛋糕扔在垃圾桶旁边。

“木子啊,你知道这蛋糕是谁扔的吗,这都没拆封了真是浪费。。”

其中一个阿姨问我。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正要走,一个阿姨拉着我不让走:“见者有份。木子你也尝两口吧!”

我摆摆手赶紧说:“阿姨这捡到的东西不能随便的乱吃,谁知道有没有毒呢?”

我说完离开,虽然我昨天生日没有吃着蛋糕,但不至于馋的要去吃垃圾桶边上别人扔的蛋糕。

坐上去公司的地铁,我想了又想,还是将手机开机,手机立马进来一条陌生号码的信息,是在昨天32:59分发过来的。

上面只有很简单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我在想是谁给我发的,我没有什么朋友,几个同学也就在qq上系统自动替他们发了生日祝福。

我查了查号码的归属地,不是美国,心里顿时很失望,是啊,他现在有妻有子的,怎么还会记得我的生日呢!

到了公司,就开始开会。

秦牧森坐在主位上脸色很难看,乔力做着报告,呵欠连连的。

秦牧森看向乔力,脸色寒冷一片,他问乔力:“你很困??你不是习惯很早就睡觉吗,怎么今天是呵欠连连的。”

乔力昨晚很晚被我从被窝里喊出来,来接我,才导致今天在早会上呵欠连连的,惹秦牧森的训斥,我心里对他很愧疚。

乔力放下手中的设计图,他看向秦牧森,一字一顿道:“昨天晚上去救人去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被同行的男性友人给扔在半道上,是我从被窝里爬出来给开车给她安全的送回家去,秦总您说我这是不是在救人。”

我很震惊乔力怎么敢对秦牧森说这样的话。

他就是在才华横溢,说白了也就是给秦牧森打工的而已。

他这样帮我为我打抱不平,讽刺秦牧森,他就不怕秦牧森给他穿小鞋吗?

秦牧森手里转着笔,听了乔力的讽刺,不但没有生气,眼神里还含着一抹不知名的笑意,看看我之后,视线又回到乔力的身上去:“那昨晚那么晚了,你英雄救美,人姑娘可以身相许了,说来听听,你单身这么多年,作为你的老板我比较好奇是哪家的姑娘将我这么有才华的设计师迷的大半夜的去英雄救美了。”

“就是啊,乔力说说嘛,我们也想听,姑娘长的是不是很漂亮啊!”会议上的让人开始顺着秦牧森瞎起哄。

乔力的目光扫到了他对面的我,虎头虎脑的憨笑了下:“就是朋友而已,人家姑娘对我可没这意思,你们不要瞎猜了。”

“哦,看来,你是在单相思啊!”其中一个同事说道。

“不要瞎说,开会开会!”乔力看了看我,制止那个在胡言乱语的同事。

而秦牧森的眼神始终在我和乔力身上游离,他估计是知道了昨晚是乔力接我回去的,知道了又怎么样,他将我扔下,难道还不允许别人来英雄救美了吗?

会议结束后,在回办公室的途中,秦牧森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李木子不得不说,你这勾引男人的本事儿跟你母亲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才跟乔力认识几天啊,他都为你神魂颠倒了。”

外界都称秦牧森是上流社会绅士男人的典范,如果他们刚刚听到秦牧森是怎么说我的,这样还认为秦牧森是个绅士吗?

在我眼里,秦牧森无异于一个小人,心胸狭窄嘴巴恶毒。

“我和他只是朋友。”我是不想搭理秦牧森的,但是你越是不搭理他,他越跟你不依不饶的。

“什么关系的朋友,大半夜的不睡觉从被窝里爬起来去接你。”秦牧森还真是不依不饶了。

我想着昨晚自己在外面冻得要死,都怪这人将我丢在是半路上,这人怎么就这么的坏呢?

“稍微有些人性的人都不会在深夜里将一个年轻的女人丢在路上。”我说到这儿顿了下,我看着秦牧说森,脸崩的很紧我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深呼吸了一口气问秦牧森:“你当真就这么恨我,恨不得我死去。”

我说完这话,秦牧森明显的楞了一下,他可能没有料到我会说这话。

他的眼神闪烁了下,好半响他笑了笑:“说什么傻话呢,恨一个人也需要力气的,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目前对于我来说比较好玩的一个玩具而已。”

秦牧森说完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司,我看着他的背影,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他不知道的是,我恨他,恨不得现在就弄死他。

刚进了办公司,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响了很久我才接,我刚接起,那边就传来声音:“请问是李木子小姐吗?”

我狐疑的了皱起了眉,回道:“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那边说:“我们是a城市立医院的,王婉婉是你的母亲吧!”

医院…………

一个不好的念头涌在我的心上。

“王婉婉是我妈,我妈怎么了。”我慌张的赶紧问道。

那边的人说:“王婉婉割脉自杀了,目前正在抢救,有人给了这个号码,说您是王婉婉的女儿,请您及时到a城市立医院来一下。”

手机从我的手上掉了下去,啪嗒一声儿摔在地板上。

我妈自杀了,她真的自杀了,而不是随便说说吓唬我的。


桶装水 http://www.1tongshui.cn

关于思科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思科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