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梁弈杨硕小说在哪看

2020-08-09 06:06:53 sanjoe.cn

杨硕梁弈小说名字叫做《》,这里提供梁弈杨硕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剧情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危情小说精彩节选:我正想问他,但他丢下一句现在没空回家再说就把电话挂掉了。我深深吸了一口默默把电话挂掉,双手却不受控制地在发抖。

《危情》精选:

我正想问他,但他丢下一句现在没空回家再说就把电话挂掉了。我深深吸了一口默默把电话挂掉,双手却不受控制地在发抖。

“怎么样,梁太太,你先生什么时候过来?”女警员问我。

我吐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不用等了,他不会来了。”

我心里面难受至极,和梁奕结婚三年了,在这一刻才发现我从来没有在他身上找到一丝安全感。平时他在外面怎么样我都很少过问,因为我觉得一个男人在外面打拼很辛苦,作为他的女人不应该再给他太大的压力。

此刻,我觉得自己的宽容和体贴,变成了纵容,不然为什么三年来他都是这副样子?我甚至开始怀疑梁奕心里面有没有我,有没有这个家!回想起来,我甚至感受不到他对我的爱。

从警察局出来后,陪着我的依然是杨硕。夜风习习,我心身冰冷,忍不住抱住自己的手臂,盯着地下一言不发。

突然身上传来温暖的感觉,一件外套披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回头看去,杨硕淡淡朝我点了点头。此时他身上只剩下一件短袖汗衫,有些瘦弱的身体在这一刻却显得那么有质感。

“杨硕,谢谢,今晚要不是你……”我收回目光低着头说道。

之前我还要解雇他,此时他却救了我,加上那晚他和我发生的那些事,我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杨硕没有说话,只是静静陪我站在路边。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的心却有些忐忑。

时间在静默中度过,杨硕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他低垂着眼眸打开车门。

“老板娘,先回家吧。”

点了点头搂紧杨硕的外套坐进车里,我抬头看了一眼杨硕。此时他已经退回了路边,眼神深邃,低垂的脸庞有一种淡淡的忧郁。

他的头发有些乱了,脑袋上是凝结的血块,我的心兀然一疼。

出租车启动了,我情不自禁打开车窗,对着慢慢远离我的杨硕喊道:“杨硕,你明天继续上班吧!”

我很想说给他加工资,但是话到嘴边却被我收了回来,因为我觉得这一刻把杨硕和金钱搭上关系,是对他的侮辱。

但我真的很想,很想他留在店里,可以继续看到他的身影。

但我那样对他,他还会回来吗?我低下了头,那晚和今天反正的事一幕幕从脑海中跳出来,我忍不住紧紧抓着自己的裙摆。

回到家后,我看到梁奕烂醉如泥地躺在了沙发上,满屋子都是酒味,其中还夹杂着酸酸的味道,令人作呕。

我情不自禁皱起了眉头,看着呼呼大睡的梁奕,下意识走到房间拿出了一张杯子。但走出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

今晚陪在我身边的人应该是他,但他却躺在沙发上烂醉如泥。我把被子丢回到床上,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捂着脑袋坐在床上,莫名的伤心把我淹没。

只是在这种悲痛中,我心里面还还有一丝丝的期盼,但这种期盼却不是在梁奕的身上。

明天,杨硕还会来上班吗?他知道那晚被他压在床上的是我吗?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很晚才去到服装店,在踏进门口的那一刹那,我停下脚步四望,却没有看到杨硕的身影。我的心脏像被狠狠锤击了一下,失落感一下子把我包围。

店里有已经收拾好了,再也看不到昨晚的打斗痕迹,我却没有丝毫开怀。人走了,痕迹也不见了……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吗?我苦笑了一下摇摇头。

深深吸了一口气收拾好心情,我才迈开了脚步。

“老板娘,你没事吧?”刘倩是店里的副店长,握着我的手臂关系问道。

我摇摇头表示没事,简单地说了一下昨晚的事,然后看到了地下放着两个箱子:“这两箱是什么?”

“是陈小姐订的衣服,马上就要送过去。”刘倩回答道。

“嗯,那边有点远,等下我开车送过去就行了,你们看好店。”我拍了拍刘倩的肩膀就朝着里面走去,心情说不出低落。

刘倩的声音却在身后传来:“老板娘,怎么你亲自送呢?”

“不是我送还能谁送?”我没有回头,淡淡应道。

“杨硕啊,不是说好了以后衣服都让他送吗?”刘倩疑惑的声音传来。

“他……他不是没有回来吗?”说到杨硕,失落感再次将我笼罩,

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开门声。

“刘倩姐,不是说有货要送吗?在哪里?”杨硕的声音兀然响起。

我霍然转身看去,杨硕站在门前,有些消瘦的身影此时显得有些夺目。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他,有些懵,他……不是走了吗?

刘倩指着地上的箱子对杨硕说道:“就是这两个箱子,赶紧送过去吧,陈小姐可是我们的大客户,你再不回来老板娘都要自个儿送过去了。”

“好的,现在就送过去,希望能赶回来吃午饭。”杨硕看了看时间说道。

他说完从我身旁走过,抬起箱子就往门口走去,由始至终他没有看我一眼。

我紧了紧拳头,突然转身追了过去走到了杨硕的身边:“陈小姐那边有些远,我开车和你一起去。”

杨硕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我却没有说话,我有些受不了他的目光,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杨硕默默地跟着我坐进车里,车上我和他都沉默了很长的时间,我眼睛直直看着公路,有时却会忍不住用余光偷看他。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打破了车里的沉默:“杨硕,以前的事我不想追究,你以后好好在店里做事就行。”

“嗯,知道了。”杨硕看着窗外淡淡回应。

“谢谢你昨天帮我挡那一下。”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真诚地说道。

“不用客气。”杨硕的语气却还是这般平淡。

杨硕的态度明显有些淡漠了,我咬了咬下唇情不自禁紧紧握着方向盘。我想再跟他说些什么,却发现找不到话题。我已经忘了自己多久面对一个男人会产生这种情绪,也许只有青葱校园时光会这样吧。

关于思科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思科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