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绝路围情沈佳宜井然小说by暖暖全文阅读

2020-08-03 05:52:33 sanjoe.cn

绝路围情第7章

我觉得可笑:“妈,这房子是我父母买的!虽然结婚前你们家死活要加上张世峰的名字,我觉得以后是一家人,为了他的面子才答应的。现在出了这样的时期内各凭什么我走?要滚的人也不该是我!你们给我滚出去!”

整个房间全都变得异常安静,张世峰也没有好在跪着了,他站起来,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李淑琴的嘴巴动了动,然后趴着大腿坐在了床边:“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碰到了这样的儿媳妇,竟然口口声声让长辈滚出去!”

我冷笑:“你也不用这么说,你刚才的那种嚣张的劲儿哪里去了,丈夫出轨,婆婆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的,还要把我赶出去,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

“行了!都给我住口!”外面是公公的声音,他一直在局面没出声,现在终于进来了。他指着我说:“你也是一个当晚辈的,不管你婆婆做了什么,都始终是你的长辈,而且你世峰现在不是还没离婚吗?我们就有权利住在这里!我们凭什么走。我们哪都不去就在这住,有本事把我抬出去!”

李淑琴本来子啊发愣,看到丈夫也是这样的态度,马上强硬起来了:“对!要走也是你走,你要谁敢把我们赶出去,吐沫星子都能把你淹死,我看你怎么把我们赶出去!”

我看向了张世峰,他低着头一眼也没有看我,刚才还求着我原谅呢,现在却是麻木的站在那边,显然也是觉得父母的意思是合理的正确的。

我已经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怒极而笑道:“好,我今天算是彻底明白了我到底嫁给的什么人,我嫁进去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家了!”

“你什么意思?佳宜,你不要这样行不行?你让我感到很陌生。”张世峰抬头看着我。

我的浑身都在抖:“什么意思还有用我说?你们一家子全都都是无赖!”

“你说什么死贱人,你敢我们?”李淑琴冲过来,被张世峰给拦住了。

我在她的叫骂声中,收拾了行李拿着包走出去。

张世峰冲到门口:“佳宜!你不要走!”

可是不等他说话,就被婆婆拦住:“你要是敢追她,就不是我们儿子!”

我听到了张世峰低声的和母亲说了什么,可是李淑琴马上喊了起来。

“我管呢!反正你们两个人结婚了,结婚就是一家人,凭啥不能住在这里?再说了,她连个孩子都没生出来还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的!”

而我的公公又在后面喊了一声:“行了!怎么那么多的废话,赶紧回来把门关上吧吧!也不怕丢人!”

大门咣的一声关上了,而这个房子的真正的主人却被赶了出去。天已经黑了,我一个人茫然的擦了擦眼泪,心如刀绞。

这就是我爱了好几年的丈夫。以前他不帮我在婆婆面前说话,让我无缘无故的被刁难,这就算了。

现在呢?让我置身险境,害我差点被他的领导欺辱。又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最后把我赶出去,这都是他这个丈夫做出来的事情!

我一个人从家里面出来,跑到了路边,手上还拎着一个包。

面前无数的出租车从我的面前过去,我也没有反应,我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这个城市是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可是却给我一个很陌生的感觉。我仿佛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想到这里我的眼圈就红了。

拿出了手机看了看,张世峰并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他真的是狠心的把我给扔了,而且还心安理得的住着我的房子!

我不能回家,父母一定会跟着操心的,当初他们就不看好这段婚姻,是我坚持来的,结果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正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想起来。

我以为是张世峰的,心里顿时一紧,可是看看并不是,而是我的闺蜜林素素打过来的。她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之前有什么事情也都会和她倾诉的。

我马上接听起来了:“素素,我出事了……”

电话那边是一阵剧烈的音乐声,和喧哗声音,林苏苏喊着:“佳宜,你过来我家附近的那个五行酒吧,有点事,你过来应应急吧!”

“可是素素……”

“我听不清楚你说什么,过来吧!”她说完了就把电话挂了。

我也只好打了辆车往她家的方向走,等到见了她,我要和她好好的倾诉一翻,把我的委屈和郁闷全都告诉她。她是一个很体贴的人,一定会帮我想出办法来,应对这一切的危机的。

我靠在座位上,想着我和张世峰的事情,我和他真的还有以后吗?难道真的要离婚?

我的心一阵剧烈的疼痛,我从来没想过和他分开,我真的不舍得,哪怕是他现在这样对我的时候……

心里面乱七八糟的,车子已经到举办派对的酒吧外面了 。

酒吧大门一开,就见到很多的人都在那里面玩闹着,她的家很大,一阵阵音乐声让我心里更烦乱了。林素素穿着银灰色的小裙子,包裹着她的玲珑有致的好身材,正在和大家一起玩闹着,见到我来了,她马上笑盈盈的跑过来了。拉住我的手。

“可算是来了!我在这边办了一个排队,你也来热闹热闹!”

“素素,我的心情不太好,恐怕不能玩闹了。”

林素素却笑嘻嘻的抱住我脖子:“这不是正好吗?你玩一会心情自然就好了!”

“你也知道我并不太喜欢这样的场景。我……”

“唉?佳宜!你怎么拿着行李,家里面出事了吗?”她 看到我的行李,诧异的问道。

我勉强笑了笑,对她点头:“吵架了。”

“一定又是你为难了他是不是?你们啊,刚结婚的时候可是经常这样的,都是你在作呢。”

我苦笑,一开始也许我只是作,可是现在张世峰犯的可是原则性错误!“

“不管什么事儿,我都帮你,来吧,喝酒,我们一醉解千愁!”她把我的行李放在了一边,拉住我去了角落,那边的酒架上面全都是酒。她开了一瓶红酒和我喝起来。

关于思科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思科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