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代孕甜妻总裁请接宝江小贤小说

2020-07-31 05:32:33 sanjoe.cn

江小贤原创小说《》,主角分别是江棉郑凛北,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代孕甜妻总裁请接宝江小贤小说阅读。郑凛北坐在柳若心的床边,将徐妈刚才端上来的鲍鱼粥,用手轻轻的托着送到了她的嘴边。

《代孕甜妻总裁请接宝》精选:

夜幕将落未落,别墅刚刚亮起灯火。

郑凛北坐在柳若心的床边,将徐妈刚才端上来的鲍鱼粥,用手轻轻的托着送到了她的嘴边。

“烫……”柳若心柔着声音,望着郑凛北撒娇。

“我给你吹吹。”郑凛北说着,动作极轻的吹着,吹凉之后再动作温柔细心的送到了柳若心的唇边,“现在不烫了,多吃点。”

柳若心甜甜蜜蜜的吃了几口之后,想起江棉的事情,试探着问道,“你没有去找江棉的麻烦吧?”

郑凛北听到江棉两个字,手中的动作顿了顿,垂下眸,因此没有看到柳若心的眼底有一丝迫切的期待。

“没有。”郑凛北眉眼挂着淡淡的微笑道,“不是你说过的,让我不要去追究这件事的。”

“啊,”柳若心闻言尴尬的抽了抽嘴角,掩饰着笑道,“对啊,做的好,确实不应该去找她麻烦的。”

话虽这么说,但柳若心的双眸还是稍微染上了一些失望,她伸出手没有表情的道,“我已经没事了,我可以自己喝。”

郑凛北没有跟她争抢,将碗轻轻的递到了她的手中。

柳若心像是置气一样,也不说话,只是闷着头吃,一旁的郑凛北见状,还不忘一直在她的耳边道,“慢点吃,慢点吃。”

郑凛北正说着话,房门被敲响,柳妈走了进来。

“什么事?”郑凛北微微侧身,不带一丝感情的问道。

徐妈抬头看了一眼柳若心,又看了一眼郑凛北,将目光中的担忧压下去,只是语气平静的陈述,“先生,江小姐发烧了,挺严重的,但是就是不肯吃退烧药,我担心这么下去会出问题,所以来跟您说一声。”

“为什么不肯吃退烧药?”郑凛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站起来,朝着徐妈走过去,顺手已经打开了门。

柳若心看着已经从房间里出去的郑凛北,抓着碗边的手使劲的勾着,表情近乎狰狞。

这一切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她差点舍出命做的局,怎么反倒变成被担心的人是江棉了。

柳若心的危机感更加重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江棉不能留。

“江小姐要给轩轩喂奶,担心吃药会影响到孩子,所以怎么都不肯吃。”柳妈亦步亦趋的跟着郑凛北下楼,他冷着脸道,“不吃药就不会影响到孩子了?还真是乱来。”

“她在哪儿?”郑凛北冷着脸问。

“在我房间里。”徐妈跟着郑凛北,看他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房间里,虚弱的江棉坐在床边,正拿一条毛巾往盆里放,手刚放进水里,只见她浑身止不住的抖了一下。

江棉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黏在脸上显得很是狼狈,她正低垂着眉眼,拿毛巾擦拭自己的胳膊。

“你这么做能退烧吗?”郑凛北黑着脸上前,用手伸进盆里,是冰冷的凉水,里面居然还有冰块。

他一把将毛巾夺走,江棉有气无力的伸出手,想要将毛巾夺回来,然而郑凛北却不给。

“不然呢,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江棉看着后退了两步的郑凛北,没有力气上前,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好像一下子到了一个爆发的临界点一样,她瞪圆了眼睛,努力不让泪水夺眶而出,委屈的质问道,“我也不想的,可是我还要给轩轩喂奶,我吃药的话,轩轩怎么办!”

郑凛北面对江棉的质问,无言以对,看着她继续苍白的脸上冷汗连连,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给王医生打电话,”郑凛北将毛巾扔回盆里,转身对柳妈道,“为了以防万一,以后可以在冰箱里存奶。”

郑凛北只扔下这么一句,就觉得浑身尴尬,飞快的房间里出去了。

郑凛北刚走到楼梯拐角,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将电话接了起来。

“伯父……”郑凛北还没来得及说话,眉头就皱了起来,“若心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会照顾好的……”

“照顾好?你就是这么照顾好的?”电话那头的柳若心父亲非常不满的呵斥道,“我把若心交给你,你要是照顾不好,就马上给我送回来!”

“还有,我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家里那个什么奶妈还是女佣的,必须立马给我解雇掉!”

柳若心的父亲不依不饶道,“不管我家若心怎么说,害我女儿的人,我绝对不允许让她在出现在我女儿面前。”

刚才郑凛北从房间离开之后,柳若心便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诉苦,让他主动施压,原以为一句话的事情,没想到却被拒绝了。

郑凛北声音沉稳而克制,“伯父,我想您对这件事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是绝对不会让若心受委屈的……”

“别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就算她没错,那也要马上解雇。”柳若心的父亲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这个举动让郑凛北开始有些不悦了。

“伯父,她是我雇的人,这是我分内的事情,只有我可以决定她的去留。”郑凛北压低声音,看在他是柳若心父亲的面子上,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轩轩现在情况特殊,我不是没有试过,但如果现在解雇她,轩轩怕是要饿死。”

“伯父你也知道这个孩子对我,对若心,以及对郑家的重要性,所以这件事还希望伯父不要再插手了。”

郑凛北原本态度不卑不亢,甚至还带着一点压迫,柳若心的父亲本都自觉处在下风,但是一看他的态度松动下来,立马又强硬起来,“这个孩子和我们柳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一开始就反对。”

“这个孩子真要是这么饿死了,那也是命中注定死不足惜,依我看,就应该重新从若心的身上取卵做试管婴儿,然后再找个女人代孕!”

柳若心的父亲算计着道,“只有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是柳家和郑家的后代。”

“够了!”郑凛北眼见着柳若心父亲的话越来越过分了,终于忍不住心中的不满,冷厉的打断了他的话。

关于思科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思科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